NodeName
您现在的位置:恒源煤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经济增速减缓煤炭需求将增速回落

煤炭价格狂降,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产业本身,这着实不能让人兴奋。       从2011年秋季的国际动力煤价开始下跌起,煤炭价格就一直处在下行通道。而近期愈演愈烈,已连续六周下跌。继而,暴跌后的国际煤在国内抢滩登陆,我国煤企的生存空间不断受到挤压。
由于此前国内企业纷纷抢占煤炭资源,煤炭产能急剧扩大,同时煤炭需求量正在下降,供过于求态势显现,煤炭行业拐点或已来临。
巨额资金涉足,煤炭产量供过于求近几年来,各路人马纷纷“傍煤”,上市公司更是趋之若鹜。“煤价在高位,只要安全将煤挖出来就能赚钱。”国信证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说。
抢占煤炭资源,不可避免地导致了近几年煤炭产能急剧扩大。
自2001年以来,在市场利好形势的刺激与国家政策导向下,煤炭企业强控煤炭资源,快速扩张建新矿、建大矿;多行业涉足煤炭产业,促使对煤炭采选业的投资持续升高;电力企业凭借强大经济实力、产业关联优势和国家政策的支持,大举进入煤炭行业,抢占资源开发,建设新煤矿;民营企业凭借灵活的机制也积极介入煤炭产业开发煤矿等。”中国煤炭经济研究会秘书长牛克洪近日撰文对煤炭产能过剩的情况进行分析。
据资料显示,全国有16个行业投资办煤矿,其中,五大电力集团和华润集团六家非煤企业集团2009年产煤1.28亿吨,2010年达到3.2亿吨,2015年将达到7.1亿吨。
十五期间煤炭采选业累计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达2253亿元,平均每年投资450.6亿元,“十一五”期间煤炭采选业累计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达12489.7亿元,平均每年投资2497.94亿元,2010年煤炭采选业固定资产投资额高达3770亿元。
十一五期间,煤炭投资额是十五的5.54倍,相当于新中国成立55年煤炭投资总和的2.8倍。进入‘十二五’期间,对煤炭采选业的固定资产投资仍延续上升势头,2011年投资约4700亿元,同比增长16%.”牛克洪说。
有项分析显示,到“十二五”期间,煤炭的净增产能将达到16亿吨。“煤炭产能的快速增加,一方面可满足国民经济快速发展对能源的需求;但另一方面大大增加了煤炭企业的市场风险。”牛克洪认为。
经济增速减缓,煤炭需求增速回落
产能猛增的同时,煤炭需求量正在下降。
“初步测算,一季度全国煤炭消费量约9.04亿吨,同比增长6.4%,3月份以来,随着冬季取暖结束,水电增加,主要电厂煤耗逐旬下降,4月中旬重点发电企业日均耗煤约359万吨,比2月下旬减少了59万吨,日耗水平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0.3%.”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表明,一季度煤炭需求增速回落。
“由于‘十二五’国家经济发展速度回落式增长基调已定,从2012年开始,煤炭需求受经济结构调整、转变发展方式步伐加快的抑制,将成为不争的事实。”牛克洪分析说。
此外,新能源的大力发展正在进一步抢占煤炭的“地盘”。
新能源包括水能、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地热能、海洋能,以及核能、氢能、可燃冰等。而开发新能源是中国乃至世界能源发展的战略方向。近几年我国制定规划和相关政策,大力支持发展新能源,特别是风能、太阳能和核能。
牛克洪分析,“根据‘十二五’的有关专项发展规划和能源相关发展预测研究,国家将投巨资发展风电,使风电呈几何级发展,到2015年我国风电装机容量达到1亿千瓦,占我国电力装机总容量的7%,到2020年风电装机容量达到1.8亿千瓦,占我国电力装机总容量的9%.太阳能将会很快成为新能源的支柱产业,2015年,我国太阳能热利用面积将达到4亿平方米,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达到200万千瓦;2020年太阳能发电装机将达到2000万千瓦。虽然日本福岛核危机后,我国暂停审批核电项目,但各种迹象表明,下一步核电建设仍旧‘快步走’,2015年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4300万千瓦,2020年则会达到8600万千瓦。”  因此,牛克洪认为:“新能源的快速成长也相应挤压了传统化石能源尤其是煤炭的生存空间。2020年,中国新能源发电装机容量至少为2.9亿千瓦。届时,新能源的发电规模,约为7亿吨左右煤炭的发电量。”
国际煤抢滩登陆增加压力
今年1月至5月,我国进口煤炭11272万吨,同比增长67.8%.根据经验分析,每月进口煤数量达到2000万吨以上,就足以改变国内沿海煤炭市场的供求形势,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进口煤的影响更加突出。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煤炭进口量持续保持高位,3月份当月进口煤及褐煤2140万吨,同比增长90.3%,一季度累计进口6173万吨,同比增长63%.进入4月份,进口煤的数量依然迅猛增加,进口煤炭2505万吨,同比增90.1%.
进口煤市场以华东、华南沿海地区为主。据统计,今年1月至4月,福建省进口煤炭482万吨,同比增长43.1%;广东省进口煤炭1991万吨,同比增长87.5%,占该省海上煤炭调入量的37%.另外,山东去年进口煤炭450万吨,预计今年进口500万吨。在广东、广西、海南等省(自治区),进口煤占海上煤炭调入量的三分之一左右。
“中国4月份进口煤创出历史新高,其中很大因素是在国际煤价下跌之后,内外的价格差显现,大量煤炭涌入之后进一步加剧供给,国内沿海煤炭市场的价格自然有一个向下的压力。”华泰联合煤炭分析师陈亮分析说。
沿海电厂越来越深入地开展国际煤炭业务合作,也是进口煤数量快速增长的原因。
据了解,广东省粤电集团在采购进口煤的同时,还参与了国外煤炭资源的开发。去年以来,粤电集团与澳大利亚有信誉的煤炭贸易商往来,参与其煤炭投资或开展有关合作,缩短中间购置环节,增加进口煤上岸。广东省大华中能源有限公司与菲律宾贸易商合作,共同开发该国煤矿,引进价格低廉的菲律宾煤炭。浙江省浙能集团去年进口煤炭500万吨,今年进口煤炭数量还将增加,其旗下六横岛储煤基地目前堆存着160万吨煤炭,其中80%来自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国。
目前,国内沿海发电企业进口煤炭的价格比国内价格低20%左右。而北方港口在大秦铁路、神朔黄铁路运力的支持下,仍全力向南方发运煤炭,惯性运输势必加大沿海煤市供大于求的压力。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